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正版免费姿料 >

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耿宝昌:不要为了仇视帝国主义而瞎编乱造!

发布日期:2019-10-07 10:52   来源:未知   阅读:

  在故宫里面开了两天会,关于故宫国宝南迁的历史研讨。抗战时故宫国宝南迁,第一批第一站就是运到长沙,存在湖南大学图书馆。我的报告就是“故宫国宝南迁与湖南大学”。

  这次故宫会议上我还搞清楚了一个我过去一直关注,但苦于没有材料而一直没搞清的一件事----日本人占领北京八年,故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至少建筑没有被烧,但是是否发生了抢劫?实际情况是故宫里没有发生什么事,而且管理得井井有条。故宫国宝南迁是选择了精品迁走,并没有全部迁走,因为太多。留下来的也仍然可以说是满地金银。但是日本人确实没有抢劫故宫。而且1942年还完成了过去一直未完成的故宫文物大清点。准确记载的抢夺是在1944年,战争进入最后阶段了,日本比较艰难了,发起“献铜运动”(像我们大炼钢铁的时候一样)。这时就强行抢夺了故宫中66口大铜缸、91具铜灯亭、4尊铜炮,而且抢夺的铜缸还是“无款识”的。这真是让人惊奇。而且更让人惊奇的是,还有很多故宫文物沦陷在了南京(1931年9.18事变后就从北京运到了南京),也都安然无恙。其中最重要的,被故宫人称为“二十五宝”的25枚皇帝御玺,也都得到完好保存。而且日本人占领南京期间还曾把“二十五宝”拿出来展览过,但他们并未拿走。

  我无意为帝国主义侵略开脱责任,说这些只是想要实事求是地说出真正的历史,不要带着感情去编造历史。不仅日本人占领北京,当年八国联军占领北京的时候,故宫也没有被抢被烧。唯独当年英法联军对圆明园下手,说实话那也是我们中国人自己惹的祸。人家派出外交使团来谈判,我们却把他们抓起来当犯人一样折磨,甚至比犯人都不如。39个外交官和记者,被捆起来放在太阳下暴晒,不给吃不给喝,屎尿都在身上,伤口化脓生了蛆......。

  这样的非人折磨怎不让人恨到骨子里。人家兵临城下要你交人,39个人质交出来只剩下18个,21人被活活折磨致死(不是杀死),其中一个《泰晤士报》记者,交出来的尸体被砍成了七八大块。发生这样的事,人家怎么不把你中国人当野蛮民族看?稍有文明水平的人也不会干出这种事来。曾国藩都说僧帅(僧格林沁)惹出这种祸来,应该自裁谢罪。而我们很多书中还以歌颂的口吻赞扬僧格林沁。这种事只有缺教养的野蛮民族才干得出来,而我们却报以歌颂赞扬。就是这个僧格林沁,抓人家外交谈判的文人那么轻松那么起劲,而在北京城外真正遇到英法联军却一触即溃作鸟兽散!这种人还有人把他称作英雄!亏得我们中国还有那么多人喜欢读武侠书,连最基本的武侠精神都不懂!

  英法联军选择圆明园就是因为这件事发生在圆明园,他们明确说要报复。不然怎么不选择故宫?还有北海、中南海、颐和园等,这些地方都是遍地金银。

  故宫会议上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也说了,他去访问英法等国的博物馆的时候自己感到很骄傲,因为故宫没有受过战争损失,里面保存的全是真东西。不像英法等其他博物馆,很多都在战争中损失了,展出的是复制品。他明确说到故宫600年未受战争抢劫的祸害,而这中间北京三次被外国占领,一次英法联军(就是圆明园那次),一次八国联军,一次日本人,而且日本人占领了八年。

  居然故宫文物完好无损,www.666408.com,这事我们过去的宣传教育中可从来没有说过!总说欧美日本的博物馆里展出的中国文物都是抢去的。这次在故宫会议上不只是故宫博物院的人,还有国家博物馆、国家档案馆的人都一再说明,过去凡国家保存的文物根本不是社会上流传的那样被抢劫,被拍卖,流失海外,根本没有。抗战时故宫文物南迁运走的只是精选的一小部分,留在故宫里的还有100多万件。100多万!这可不是小数字。这是故宫文物保管处梁金生处长亲口说的,他是故宫“大内总管”,亲自主持完成了故宫文物清点工作。今天流失海外的数以万计的中国文物,多数都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盗卖出去的,或者是正常途径买卖的。

  我们的宣传教育应该客观,应该实事求是,不要为了仇恨帝国主义就编造一些子虚乌有事来。这些都是将来无法向历史交代的。

  1956年应聘到故宫博物院工作,长期从事中国古陶瓷及其他古代工艺品的研究,重点研究历代陶瓷。撰写的《明清瓷器鉴定》为国内首部古陶瓷研究鉴定学论著。

  1966年始,先后应邀到文化部文物局、南京博物院、国家文物局扬州、泰安培训中心任教;任辽宁大学、吉林大学、河北师范学院历史系兼职教授;受聘为北京大学考古学系硕士学位研究生导师、台北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系博士生导师和马来西亚中央艺术学院客座教授。

  1973年始,多次出国,赴法国、加拿大、美国、英国、日本、荷兰、葡萄牙、比利时、马来西亚、王中王心水论坛。新加坡、巴基斯坦、阿曼、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国及香港、台湾地区,进行考察、鉴定和学术交流。

  如今97岁高龄,仍耳聪目明,每天坚持到故宫南三所办公室处理案头工作,同时“与年轻人谈谈,学点新知识”。

  耿宝昌,著名文物鉴定专家,擅长古陶瓷研究鉴定。1922年生于北京,祖籍河北束鹿(今辛集市,归石家庄市管辖)。1936年在北京“敦华斋”做学徒,1946年自己开了一家“振华斋”古玩铺。1956年应聘到故宫博物院工作,历任修整组技工、副研究员、研究员。1960年毕业于文化部六联干部学校。1986年,将瓷器、铜器等文物80多件捐献故宫博物院。

  在北京的故宫里,收藏了30多万件珍贵瓷器,著名的古陶瓷鉴定大师耿宝昌每件瓷器都过过目。耿宝昌先生最得意的就是自己的双眼,他从15岁做学徒的时候就开始练这双火眼金睛。今年耿老已经90多岁了,他说自己双眼的视力仍然是1.5。

  在这几十年当中,耿老为国家鉴定了数万件一级文物,在文博界他被称作是“人间国宝”。但耿老自己并不这么认为,他风趣地说他是“人间国宝”,那是吹牛,反正吹牛不要钱!

  在他的鉴定生涯中最为人称道的一次,就是1994年耿先生从香港的拍卖会上以110万人民币拍卖回的成化罐。

  历史上明代成化宪宗皇帝非常喜欢小器物,那个年代最常见的官窑瓷器都是碗、盘等小件,故有成化无大器之说。而这个通高31厘米,口径17厘米的成化罐则是现存少有的大件器物。目前全世界也只有4只,而故宫的这个是唯一一个带盖的最完整的成化罐。但有人认为这个带盖的成化罐是假的,这个争论一直持续到了今天。现在它的身价已经涨至2千万人民币。

  耿宝昌的火眼金睛是在文物店做了10年学徒练就的。他的老师就是人称“宣德大王”的孙瀛洲。孙先生是享誉20世纪中国博物馆界的著名瓷器专家,上世纪30年代开的敦华斋是京城极其有名气的文物店。15岁时,耿宝昌在初次来到敦华斋时,觉得文物店的工作看起来很干净,便留下来做了学徒,从此跟随老师练古瓷鉴定的童子功。

  在当了10年的学徒后,1945年,只有22岁的耿宝昌开了自己的文物店——振华斋,它的原址就在今天琉璃厂荣宝斋。虽然他年纪轻,但是在圈内名气很大,那时他只看最美、最珍贵的东西。按照行内的规矩,作瓷器鉴定绝对不能把眼睛看穷了。解放后,1956年,故宫的老院长吴仲超对故宫原有的东西进行鉴定整理,便把过去年长有声望的人网罗到故宫。老师孙瀛洲被请到故宫,他还向吴仲超举荐了自己的得意门生——34岁的耿宝昌。

  现在,耿宝昌已经在故宫工作了60多年。60多年来耿宝昌阅宝无数,博览天下最精美的瓷器,促使他成为古陶瓷的鉴定大师。

  对于1936年第一次来故宫参观,耿宝昌的记忆似乎就像这床上雕刻的花纹一样清晰。“那是在‘七七事变’之前,当时正是春天,故宫里非常残破,到处是草和垃圾。门票是一块大洋。”耿宝昌至今对当时在钟表馆看到的一个“可以在一块板子上滚动的”钟表记忆犹新。20年后他来到故宫工作,“那个东西还在那里”。

  1936年到1945年10年间,耿宝昌在孙瀛洲先生于东四南大街开的古玩店敦华斋内当学徒。手机最快现场开奖直播。10年出师后,耿宝昌开了自己的古玩店“振华斋”,直到1956年公私合营后,他在与当时故宫博物院院长吴仲超先生相熟的师父孙瀛洲先生的介绍下,在故宫招收文物人员时进入故宫工作,开始了自己半个世纪的故宫人生涯。

  “1956年,故宫老院长吴仲超为了故宫的工作,广泛从社会上招募文物人才。我的铺子当时也停了。当时故宫待遇还不错。我记得一下子就招来十几个人,都是旧社会文物行业的从业人员。书画、青铜器、玉器、瓷器和装裱各个门类都有。”当时正是故宫的大调整时期,与今天的整理不一样,耿宝昌他们从故宫各殿各角落开始搜集整理了几大类藏品,并设立专库。有趣的是,耿宝昌的师父孙瀛洲先生在同一年也进入故宫工作,作为故宫的研究员。

  投身文物行业70多年来,耿宝昌眼见中国陶瓷在国人心目中地位的变化。“过去瓷器在中国人心目中并没有太高的地位。”说起过去故宫对外展示馆藏瓷器时,耿宝昌印象深刻:“当年的观众一看,又是破瓷器,连(展厅)门槛都不进。

  随着现在中国古瓷器价格的迅速升值,观众对于故宫馆藏瓷器的热情也越来越高。现在一有馆藏珍品瓷器展,展厅内的人多得挤不动。”故宫100多万件藏品,瓷器和书画就各占三分之一。“旧社会青铜器价格高,后来书画价格高,现在瓷器的价格涨了上来。但是与书画相比,瓷器的价格仍有上升的空间。”

  对于故宫所藏的众多瓷器,耿宝昌自言60多年来连看带动手,很多都有印象。“那时候没有电脑,比如说到某件瓷器,你必须知道在哪里。故宫藏品中36万件瓷器,耿宝昌虽然摸了几十年,但却谦虚地自言“有些认识”。“其实对于瓷器的鉴别,没有那么高深。就像大夫瞧病一样,有些一看也就知道。”

  今天的人会更多地从经济角度看待一件文物,但回首70多年的文物生涯,耿宝昌感叹自己开古玩店的生涯是“一种真正的文化享受”。不论金钱和价值,只看艺术和历史。正如在所有的中国瓷器中,虽然近年有元青花和明斗彩的火爆,但耿宝昌言谈最喜欢的是宋代的素色瓷。那是一种文人的审美情趣,“比如天青色的钧窑,非常地雅致”。

  从1956年第一次来到故宫到今天,耿宝昌与故宫的渊源有60多年之久。按他自己的话说,几十年来故宫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是那些人,那些物,那些事。耿宝昌历数故宫内长寿的大师不止一人:王世襄先生、徐邦达先生、朱家先生。故宫内养心殿取自孟子“养心莫善于寡欲”。这些国宝级泰斗似乎都领悟了其中真谛,皆于无欲中有所追求。

  今天,我们用这些文字走近大师、学习耿宝昌老师的求真务实精神与作风,让大师的高风亮节激励我们广大收藏爱好者坚持去伪存真的同时,进一步认清国宝帮的危害,同时鞭笞那些为了金钱出卖良心道德的老专家。

  耿宝昌做古瓷鉴定已70多年。如今93岁高龄,仍耳聪目明,每天坚持到故宫南三所办公室处理案头工作,同时“与年轻人谈谈,学点新知识”。他说“人要活到老,学到老”。

  1936年二月初二,春雪尚未消融的河北辛集农村还沉浸在新春的喜庆中,14岁的耿宝昌正在姥姥家看戏,被人喊回来说要去北京。带上行李后,耿宝昌一行在邯郸高邑踏上了火车。经人介绍,他进了当时小有名气的古玩店“敦华斋”做学徒,掌柜是人称“宣德大王”的孙瀛洲。

  那时学技术,没人发讲义,没人专门上课,全凭自己“入脑”。为了学到古瓷鉴定的真本领,耿宝昌抓住一切机会学习。他借清洗、擦拭、搬动文物,体验文物手感;借盘货、结账时给文物贴号、换号,熟悉文物型号;特别是老师和别人谈话的时候,利用在旁送水递烟的时机,仔细听、认真辨、细琢磨。有一次听老师聊天太入神,火柴着火竟烧掉了手指上的一小块肉。

  正是因为时时留心,不知不觉中,耿宝昌对古瓷的鉴定能力有了突破性提高。“就像捅破了一层窗户纸,但这纸什么时候捅破的自己也不明白。”24岁时,耿宝昌在琉璃厂开了“振华斋”古玩店。1956年,故宫博物院院长吴仲超罗致人才,请孙瀛洲荐人,孙先生推荐了最得意的弟子耿宝昌。

  耿宝昌说,他在“敦华斋”是读了古瓷鉴定的“哈佛大学”,受到了最专业的训练。而北京故宫,则为他提供了实践学习和展示才华的舞台。

  到故宫后,耿宝昌一干就是58年,历任修整组技工、副研究员、研究员,为国家鉴定一级文物数万件。故宫100多万件藏品,瓷器占1/3,耿宝昌对这些瓷器件件过目,人称“活词典”。耿宝昌在故宫还有很多传奇故事。新中国成立后首次举办“中国出土文物展览”,他独自押运包括金缕玉衣在内的300余件绝世珍宝远赴欧美,“人在物在”不辱使命;1979年,我国回收溥仪抵押在花旗银行的15件官窑瓷器,又是他前往美国,使这些价值连城的国宝完璧归赵……

  耿宝昌还有丰硕的学术成果。他发表中外陶瓷论文60余篇,出版专著《明清瓷器鉴定》,主编《中国鼻烟壶珍赏》、《中国文物精华·陶瓷卷》、《中国美术大全·元明清陶瓷》、《中国陶瓷图典》、《故宫博物院藏明初青花瓷》、《孙瀛洲的陶瓷世界》等。他受聘为北京大学考古学系硕士生导师,还兼任吉林大学、辽宁大学、国家文物局扬州培训中心的教授。他培养的古陶瓷鉴定人才很多已成业界领军人物。

  耿宝昌告诫年轻学者:“实践得真知,不管哪一行,只要踏踏实实工作,认真学习,就能获得成功,天底下没有侥幸事儿!”

  耿宝昌说,“在旧社会青铜器价格高,后来书画价格高,以前故宫对外展示馆藏瓷器时,观众一看,又是破瓷器,连展厅门槛都不进。”中国古瓷器价格迅速升值,是近年来的事。人们今天会更多地从经济角度看待文物,但回首70多年的文物生涯,耿宝昌感叹古陶瓷鉴定是“一种真正的文化享受”,并不是奔着名利去的。

  20世纪80年代,耿宝昌将家中30多件文物都捐给故宫博物院,只留下了一张桌子。耿老笑着说,那桌子是兄嫂非让留下的,就那么一个饭桌,得留着吃饭用。

  耿宝昌的淡泊名利、提携后人,得到了故宫上下的尊重。在耿宝昌90岁生日会上,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说,耿宝昌之所以步入九十还精神矍铄、身体康健,主要得益于先生勤劳正直的朴实品格、宽厚待人的处世之道、严于律己的工作作风。眉毛胡子都白了的耿宝昌笑称自己的九十人生是捡便宜,“现在6点起床,12点睡觉,比闹钟还准呐。年轻时身体不太好,想着活30岁就算便宜,谁知道竟然活了3个30岁,多好,这一切都是便宜……”

  2014年06月20日,年过九旬的故宫专家耿宝昌被英国东方陶瓷学会授予“希尔金奖”。这个奖项的获得者均为世界上研究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艺术的重要人物。

  耿宝昌是闻名海内外的文物鉴定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他师从著名古陶瓷鉴定家孙瀛洲先生学习古陶瓷及其他工艺美术品鉴定,之后一直从事这项研究。

  如今,耿宝昌的名号有一大串儿,比如他现任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故宫博物院古陶瓷研究中心研究员、故宫博物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和中国古陶瓷学会名誉会长等。92岁的他依然每天到故宫上班,至今已经坚持了58年。

  除了这份执着,素有“活字典”美誉的耿宝昌还有一份好心态。谈及获奖感受,满头白发、穿着深色西装的耿宝昌笑着说:“‘90后’迈步从头越!”

  此次给他颁奖的英国东方陶瓷学会创立于1921年,是国外历史最为悠久的研究东方陶瓷的权威民间机构。该学会设立的“希尔金奖”,专门用于奖励在东方艺术研究方面取得卓越成就的专家学者。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发表贺词时说:“这个奖既是荣誉,也是中英文化友好交流的结晶。”